1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信息 - 专题活动> 
 
 
 
“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快乐生活每一天
上海知青周公正在“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座谈会上的发言
 
                                                                         



知青朋友们,下午好:

  今天,我们在上海东海之滨的临港新城相聚、交流我们后知青时代快乐生活的话题这是很难得、很珍贵的,这是我们勐龙十年知青生涯的情结,是我们后知青时代三十年辛劳生活的交流,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大家逐步退休、进入准老年人的行列,大家还保持一颗年轻的心、保持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努力营造一种我们后知青氛围的快乐生活精神家园。在 08 年东风农场五十年场庆期间,北京、重庆、昆明和上海四地知青代表相约在今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举行一次“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的联谊活动。经过大家共同努力、今天如期举行,借此机会向大家作一个“我们如何快乐生活”的汇报和交流。我们的体会有这么几点:

  做知青的实事是后知青时代快乐生活的凝聚基础,

  79 年知青回城后,前 20 年大家虽有联系,但都在为生活忙于奔波难有更多的相聚,我们是从 2000 年编辑《勐龙印跡》开始,大家为了留存在云南勐龙土地上的这一段艰辛生活相集到一起,大家通过对当年珍贵遗存老照片的整理、编辑回顾了这段刻骨铭心的生活,增进了了解、同时也开始了我们长期友情的再结集。在此我们要感谢为这本影册作出了努力和奉献的同志、使我们有了持之十年之久的东风知青联谊活动。这里要特别提到几位同志:于菱、官德延、刁光明、吴国华等同志为《勐龙印跡》的问世所发挥的特殊作用,尤其吴国华同志临终前还要求看到影册并留下绝笔:农场战友情谊伴随我走完人生,我想念战友们。其景其情使我们有一种定要完成朋友重托的责仼。

  由于有了这个良好的开端,我们接着又编纂、出版了《勐龙记忆》文集,《勐龙情怀》和《勐龙寻踪》光碟以及《勐龙在线》网站、《勐龙之声》合唱团、勐龙影视沙龙等联谊活动的开展。这些现在都已成了我们珍贵的、共同的精神财富。

  在我们这些年的后知青生活交往中,还有很多同志默默无闻地在介绍工作、调迁户口、资助困难、帮教子女和各种细微的关心和帮困中做了大量的好事、实事,就是在这样一个基石上才逐渐形成了我们今天这样的联谊活动团队。

  二 . 求大同存小异是我们知青友情持之以恒、常会常新的前进动力

  知青是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是为我们共和国作出了特殊付出的一代人,也是在我国社会发展中经历过特殊磨难的过来之人。由于各人家庭、环境、学历和经历等方面的差异,又是面对当今这样一个多元化、急剧变革发展的现实、各人有不同的理念、爱好、性格、能力和现存生活状态是很自然的,但我们互相取长补短、各展所长,共同为联谊活动做点事,丰富和活跃了我们的思想和业余生活。

  就从《勐龙印跡》影册到《勐龙在线》网站这个发展过程来看,起先从共同的兴趣爱好走到一起到现在通过网站这个现代化的网络世界把我们东风农场的广大知青都逐渐联系起来了,并且也新交和认识了方方面面的知青朋友。这个过程中虽然热心者的具体人员在变动,但参与联谊活动的队伍更在壮大。当然在实际的活动中会有一些问题,矛盾也不可避免,但求大同存小异使我们在“知青”这个特殊的名份下、“和而不同”和谐相亲,又有“后知青时代的快乐生活”这个大前提、大方向,我们的联谊话动健康地走到今天、相信今后的联谊活动也一定会更丰富、更充实、更快乐。

  三 . 一群有奉献精神的热心人是我们知青联谊活动的根本保证

  知青联谊活动是当今社会活动中一个亮点,但它是没有组织领导、沒有活动载体、没有経济支撑的自娱自乐的自觉行为。现在我们回头小结十年来的有序联谊活动、能展現这么丰富的内容和产生一定的社会影响是由于我们东风知青中确有一群愿意为大家做事的热心人。大家在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有主意出主意和有“资源”出资源的“四有精神”指导下,很多很多同志不计时间、不计付出、不计自费为每一次知青活动提供方便和保证。在现今社会里这种沒有名、没有利的付出大概也只有在知青群体中才有的“情结”。如网站初创之时,朱建民、耿金华、赵凤巧、沈瑾瑾等同志从经济上给予了大力资助,就是我们这次四地知青联谊活动也是得到很多知青朋友的无私资助才能使我们办得尽可能的圆满。

  所以,我们要感谢这些长期以来为我们联谊活动真情付出的热心人,他们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应该向他们致敬!在此我们也要感谢东风农场为我们出文集、为知青墓地和纪念碑、为我们参与五十周年庆典活动及返场回访活动等所给予的大力支持。

  我们相信:互相帮助、助人为乐,不但是我们民族的美德、更是我们知青友情长存的内容和亮点;是我们比别人更幸福、更快乐的骄傲、是我们知青联谊活动的根本保证。

  四 . 最后一点,我们认为要使我们的后知青时代生活得更愉快、联谊活动更丰富,一定要有更广大知青朋友的认可和参与,一定要把握“快乐人生、感悟人生”的思想宗旨。

  快乐人生,是我们后知青生活的最高旗帜。我们辛劳了大半辈子,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也付出了一些不该付的奉献,特别有些知青长眠于那片土地了。现在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层面,随着准老年生活的到来我们知青更懂得对于生活的选择:应该是放松心情、笑对人生、享受生活。有知青朋友说得好:虽然“时代”耽误了早晨、但我们自已再不能错过黄昏。社会虽有贫富差距,但在我们心中没有贵贱之分,我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已的聪敏才智、创新各种生活方式和联谊形式快乐每一天,这样才不辜负我们所走过的坎坎坷坷、不辜负我们来世一生。所以我们祝愿每一个知青朋友好心情、好生活。把今后的二、三十年活得更丰富、更快乐、更出采。

  感悟人生,我们认为知青毕竞是特殊的一代人,一些人的“青春理想”由于特殊年代和种种坎坷烟消云散了,現在我们已经或者即将退出职场,可以去做自已喜欢做的事情了,可以去反思和小结自已的人生是很有益的,也可以为我们“知青历史”的留存和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这是我们“知青精神”长存的价值,也是我们这一代知青人的人生价值。

  知青朋友们,每一次联谊活动都是我们友情路上的一个加油站,我们能携手走到今天是我们的幸运、是我们的缘份。今天,我们的人生道路的色彩、浓度和指向是基本定格了,但是还有一样东西还掌握在我们自已手里、那就是配音,为我们后知青时代生活配上欢快的音乐,使我们的一生是一部美丽而轻快的交响乐,正如我们勐龙合唱团团歌所唱响的旋律:朋友、来吧,让我们放声歌唱,歌唱生活无限美好。

  最后,祝远道而来的北京、重庆、昆明知青朋友和农场老同志参观世博多多收益,在上海生活快乐。谢谢大家!

                                    2010 年 6 月 27 日

 
 
 
 
 
后知青时代的快乐生活
重庆知青余远瑾在“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座谈会上发言
 
 






尊敬的东风农场领导、尊敬的四地知青代表、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代表重庆知青,诚挚的感谢东道主—上海知青战友们,在世博会期间组织和承办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健康快乐的四地知青联谊活动。这次活动与座谈会的主题“后知青时代的快乐生活”十分吻合,营造了交流的气氛 。

  今天的座谈很有意义,感触良多:虽然上山下乡运动结束已经近 30 年,并随着知青这代人的发展、分化和逐渐的老去,它的影响也将渐行渐远了,但积淀在这代人心中的“知青”情结却越发深厚,正是因为这种情结的驱使,让我们相聚浦江,大家坐在了一起探讨这个话题。

  “后知青时代的快乐生活”看似平常,却带给了我诸多的思考和查阅。特别是如何落脚在“快乐”二字上,如何去理解这代人的快乐观,如何快乐的过好我们的后半人生。说实话我心中没底,也很犹豫,更不知怎么下笔。既然是探讨,大家一起谈,那我就从四个方面谈谈自己对该话题一些肤浅的理解和认识 ,仅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对主题的理解

  首先对“知青”定义的理解。现代汉语词典的定义是:“知青—知识青年”。而辞海 1999 年版的定义是:“知青是指文化大革命中参加上山下乡的城镇初中、高中学生。”这个定义给了知青一个特定的历史概念,也在如李长春所说:“知青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为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 ….. ”。所以“知青”已成为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专用名词和符号。我认为,辞海的解释更为准确。

  “后知青时代”不言而喻是指上山下乡运动终结后的时代。“知青政策的终结,有史可考为 1981 年”。

  所谓“快乐”的定义为“幸福和满意”。

  把主题字面上的定义串起来应该是:特定历史条件下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上山下乡运动结束后的幸福和满意的生活。

  大返城后重庆知青的基本状况

  大返城后的三十年,随着历史性的人生转折,重庆知青已从单一的农垦系统分别融人到了社会的各个领域、各个行业、各个层面,知青队伍的状况也随之出现了多元分化。

  从我身边接触的战友们了解到:一部分知青回城后,在工作和实践中通过刻苦努力的学习,补上了因“文革”失去的文化知识,取得了各种文凭、有了各种技术专长,与时俱进的抓住了国家改革开放的机遇,成为了各个行业的重要骨干,改变了人生的命运和状况;一部分知青回城顶替了父母的工作,生活比较平稳,没有大起大落,直至顺利的退休;而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重庆,一些到了工矿企业的知青,在国家改革的大潮中,因文化、技术的滞后或因企业的破产、兼并、改制、重组而下岗。个别的知青目前还在为生存奔波,为住房、社保、病痛烦恼,生活得比较困难忧郁。这种分化的结果,使大家在价值观、幸福观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不过这么多年来我又发现,知青这代人无论如何分化和各处在什么境地,大家相聚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仍然是当年那份草根情结。共同语言中沸腾的“青春热血”以及莫名壮的豪情仍然是大家的兴奋和快乐点。因此我想,知青经历无论是“悲壮”还是“绚丽”,都无可救药地与这一代人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苦也知青,乐也知青耶!

  后知青时代重庆知青主要大型文化活动介绍

  在知青经历的原动力驱使下,使回城后的这一代人并不希望曾经的青春岁月被历史的尘埃所淹没,总想留给后人一些真实和有价值的东西,以对自我青春的认定和对历史的尊重和反思,而后知青时代给了我们充分记忆的时间和空间。因此,知青文化的出现及其表现形式,留下了许多真实的印迹和反思的声音。知青文化活动也从此作为这一代人精神的载体和寄托,为后知青生活打开了一扇“痛并快乐着”的门。

  重庆云南知青的文化活动始于上世纪 90 年代初期,以纪念知青赴滇 20 周年拉开了序幕。为此,我专门采访了活动组织者之一的二团重庆知青罗小文,从他那里了解到了重庆知青 90 年代的主要活动。

  1 、上世纪 90 年代主要的知青活动

  1991 年 3 月,重庆云南知青在沙坪坝区文化馆举行了大型文艺节目《青春梦》的演出,纪念重庆知青赴滇 20 周年。文艺节目以云南的老歌老舞和知青歌曲为基础,以此对青春的纪念和祭奠。

  1992 年 4 月,受成都云南知青《青春无悔》一书出版的影响,重庆云南知青经过组织发起后,出版了有 89 名知青参与投稿,以云南支边生活实录为基调的《红土热血》一书。这本书成为了重庆云南知青乃至重庆上山下乡知青的第一部知青文学作品。

  从 1991 — 2001 年期间,《青春梦》和《红土热血》的作者及参与者,连续聚会活动 10 年,并由此构成了重庆知青活动的主体。

  2 、本世纪主要的知青活动

  21 世纪,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民主政治的不断推进,知青文化活动也迎来了春天。 2003 年元月“中国西部知青”网的建立,进一步推动了西部知青,特别是成渝云南知青活动的蓬勃开展。 2004 年春节期间,西部知青网成都知青代表首次访渝,成渝云南知青聚会南山,开始了知青活动的初次交流。

  2004 年 5 月 4 日 的“五四”青年节,“西知网”在成都十八步岛举行了西部知青盛大联欢,成、渝云南知青及西部知青上千人前往参加。联欢内容有:成渝知青文艺节目大汇演;《青春无悔》、《红土热血》作者见面座谈会,座谈两本书的时代意义,知青专业作家邓贤、李建中、金平、曾晓嘉等参加了座谈;“西部知青”网友首次大聚会;西部知青大型座谈会。活动增进了西部知青的感情,凸显了对青春的追忆及云南情结的释放。它的意义还在于:这次活动,成、渝知青把为弱势群体知青姜世华维权一事提上了议程,作出了决定。并认真探讨了如何把握组织知青活动的政策和法律界线。

  2006 年 5 月,由成渝西部知青合作出版的“飓风刮过亚热带雨林”在重庆沙区图书馆举行了发行仪式。该书出版的意义在于:作为成、渝云南知青集体创作的作品,在对历史的回顾和反思中,补足了云南知青大返城的历史资料,还原了大返城的原貌,为历史留下了真实的记录。

  2007 年 5 月,重庆知青阿蛮以云南知青为背景的小说《逆神》,东风知青陈与的叙事长诗《时间对话》,在重庆出版社礼堂举行了发行仪式。这一年也是重庆云南知青作品的高产年。特别是《逆神》,作者站在历史的高度,打破了文学作品虚假粉饰生活的写作框架,以小说形式还原了云南知青真实的情感生活和大返城的前因后果,好评如潮。

  2006 年 7 月和 2007 年 1 月,由版纳、红河重庆知青联合举办的大型文艺节目《红土情缘》,在“重庆体育馆”、“洋河体育场”、“重庆巴渝剧院”连续上演了多场,轰动了重庆。特别是在“重庆巴渝剧院” 以一师宣传队为主打的演出,再现了我们的青春岁月。舞美、音响、服装、道具、演技达到了专业水准,使看完演出的知青们无不兴奋和感慨万千,大加赞赏。《红土情缘》的演出,丰富了知青的文艺生活,进一步推动了重庆知青文艺活动的广泛开展。那段时间,云南知青象过节一样抱团欢聚。我本人也看了三场。云南农垦总局纪委书记丁文勇也前来重庆祝贺。重庆音协副主席、我们二团的“老四川”张永安的二胡《赶街》也参加了演出。

  2009 年,由云南知青组建的《红土红合唱团》成立,二团张永安大哥任该团的艺术指导。短短时间,合唱团参加了重庆市举行的多项演出,为云南知青创建了一个愉悦身心、健康快乐的活动环境。

  在平和中营造后半人生的快乐生活

  如今,知青这一代人随着人生的自然规律已不再年轻,也将逐步的退出主流社会。人生角色的转变,或多或少会在心理上产生一些压抑和沉闷,感到被边缘化或无事可做。面对现实,如何过好后半生,如何去焕发第二青春的光彩,更是我们这个群体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用平和的心态面对转折

  平和就是温和。平和的心态,是我们获取快乐和幸福指数的前提和基础。知青这一代人,已经经历过了人生太多的苦难与坎坷,我们今天还有什么放不下和值得去继续忧虑的呢?因此,平和的对待我们的人生转折,会扫除你心中的沉闷和忧愤,会使我们的后半人生过得轻松愉快和焕发出光彩。我认为,选择平和,是一种大智慧。

  积极主动的丰富自己的文化生活

  有了平和的心态,就有了生活的动力和乐趣。今天,我们大多数的知青已经退休,有了更多的时间参加各种文化活动,安排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其实,快乐的途径很多:如上老年大学、体育锻炼、文娱活动、旅游、开博上网、写知青回忆录、参加知青聚会 …… 都是我们不错的选择。以此来丰富我们的后半人生,弥补过去未能实现的理想和遗憾。既有益于身心健康,又与时代共进步。

  知青情结使我近 10 年来,参加了一些云南知青活动,从中也受益匪浅,了解了战友们的一些实际状况,与大家同欢乐。这两年,我除了上“中国西部知青”网外,还喜欢上北京、上海战友的博客。从邵玉玲的博客中可以了解到北京战友的动态;从何龙江的博客中享受到了许多国内外的风光大片和优美的文字,更欣赏他现在的生活态度;从李再延的博客中看到了他战胜病魔的坦然和坚毅;从吴鹤翔、阮汝行系列引起共鸣的回忆文章中,找到了自己许多青春的脚印;从周公正的博文中看到了理性、严谨的反思声音和这一代人的责任;从邵国良的博客中看到了国良最认真最执著的记录上海知青各种大型活动的报道;余杰的博客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内容和资料最为丰富的收藏库,他写作的专一,难能可贵;特别是孙向荣大哥几年来一直支持西知网,开创了二团沪、渝知青网上交流的先河。还有老水牛、木瓜 …… 各显千秋。)

  积极开展知青交流活动营造快乐环境

  云南知青因过去农场体制的原因,团队意识和凝聚力较强,抱团取暖的情况比较突出。因此,这就需要一些热心的知青战友出面来组织,有意识的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集体活动,营造快乐的环境。如大型文艺活动,团、营知青联谊活动、知识讲座、集体旅游、四地知青异地交流活动等等。如这次大家在上海联谊,下次可在北京、重庆、昆明,使四地知青互动起来。

  我们二团重庆新老知青,从 2008 年东风 50 年大庆以来也陆续的开展了一些集体活动,民主选出了知青活动队长,组织了新春踏青赏花、西知网友聚会等等。特别是重庆“老四川”的活动开展得更加丰富多彩: 40 年纪念近千人重返版纳;集体旅游;组织每周跳舞、登山活动 …… 他们积极、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也不断的感染着我们。我想,这才是我们一代知青,笑对后半人生快乐平和的态度!

  以上只是我对命题的一孔之见,仅作交流。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各位批评。谢谢!

                                    2010 年 6 月 27 日


 

以平和的心态过好后四十年
昆明知青赵森在“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座谈会上发言
 
 


 


  我们昆明知青是一九六九年三月到达景洪大勐龙的。屯垦戍边十年,回城后三十年的艰辛历程,现在回想起来,思绪万千。

  按照人类自然预期寿命可达百年以上计算,我们还有 40 年光阴,如何过好后知青时代的生活,已经成为我们热议的话题。东风知青上海世博联谊活动为我们吹响了“后知青时代快乐生活”的集结号,北京、上海、重庆、昆明四地东风知青乘上海世博会的东风,欢聚东方明珠,畅谈后知青时代的幸福生活,这是时代的召唤,也是四地东风知青的热切期盼。通过这次活动,四地东风知青将更加珍惜在那艰苦年代建立的知青友谊,更加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那么,四地东风知青怎样才能快快乐乐生活呢?我代表原东风农场昆明知青谈两点粗浅看法,供大家参考。

  一、 对过去的四十年要正确认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于文化大革命初期,止于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十年文化大革命造就了十年知青的苦难岁月,如何认识已经过去的十年,将直接影响后知青时代的生活质量。

  那刻骨铭心的十年苦难,使我们从那个时代过来的知青至今还怨声载道。当然,也有一些从十年苦难中磨练出来的知青成功人士,他们在党中央、国务院、国家机关各部委、中国各级党委、政府或企事业单位担任领导职务,或者自谋职业先富裕起来,他们已经成长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坚力量,他们是不会有怨言的。原东风农场昆明知青、现任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建国在庆祝国营东风农场五十周年场庆时说:“十年的农场知青生活,终生难忘,终生受益,终生不悔。”

  我们回头看看文化大革命中比我们更不幸的人,我们的心理也许会平衡一些。

  上山下乡是当时唯一的选择,改革开放被淘汰也是必然的。因为我们这一代被文化大革命耽误了,要文化没文化,要技术没技术,无法与后来的人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结果成了下岗的首选对象。碰上了,就认命吧。命运之神永远不会那么公平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做一番事业,每一个人都想能有所作为,可到最后能够成功的人寥寥无几。成功有很大的偶然性,成功的概率和你的付出不一定会成正比,也许有些人能够成功,也许有些人穷其一生努力奋斗,仍然是两手空空。这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不信也得信。

  再看看长眠于勐龙河畔龙泉公墓的知青战友,至今仍耕耘在西双版纳农场的那些真正的扎根派,还有回城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英年早逝者,我们这些回城活着的人应该知足了,只要活着,就是幸运的。

  有人说,我们生不逢时。我认为,谁也不可能自己选择时代,社会现实是客观存在的,只有你去适应它,不可能它来适应你。过多地强调自已生不逢时,只会使自已悲观厌世,失去生活的勇气

  二、对今后的四十年要充满信心

  今后的四十年,前十年是关键。从花甲到古稀,这是人体免疫功能下降、疾病多发时期,七十岁过后身体相对会稳定一些。前十年也是我们知青还能走得动的十年,我们要抓住这宝贵的黄金时段,四地知青互相走动走动,一则看看我们伟大祖国的大好河山,二则见面叙叙旧,加深我们之间的友谊,促进我们的身心健康。

  今后的四十年,我们国家会越来越强大,人民生活质量会不断提高。如果说前六十年我们“生不逢时”,那么这后四十年我们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在太平盛世过日子,这是我们大家的福气,我们一定要保养好自己的身体,尽情享受后知青时代的快乐生活。为了大家的健康和快乐,我提出以下三点建议,以飨各位知青朋友。

  1 、 学点长寿的本事

  当今一些白领、骨干、精英成就显著,令人佩服,但他们忽视养生保健,透支生命,英年早逝,令人痛惜。一些平凡的人,其中不乏经历坎坷者,他们拥有积极、平和的心态,重视养生保健,长命百岁,令人羡慕。健康长寿的本事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通过学习,长期修炼而成的。我们要经常读一些健康长寿的书,看一些健康报刊杂志,听一些健康讲座,定期或不定期检查身体,向医生、保健老师等内行请教,还要拜健康寿星为师,取人之长,补己之短。

  2 、学会积极养老

  养生是一门学问。如果我们退休后,生活懒散懈怠,起居无常,无所事事,感叹活得没意思,以消极的心理打发晚年时光,那么这种人的晚年生活是不会快乐的。正确的养老态度应该是,人退休了,但思想不能退休,要在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等方面花时间,用功夫,展才华,结硕果。要以科学的态度调适心理,调整饮食,调节运动,摆脱生活中的陋习,形成适合自身实际的生活方式,以增强身心健康,进而实现延年益寿,健康快乐 100 岁的目标。积极养老是一种心理调节,更是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艺术。它不仅可以使你的晚年生活活出一种味道,活出一种境界来,而且对于你的身心健康也是大有益处的。

  3 、学会善待自己

  我们这一代人,上有老下有小,在照顾好老小的同时,我们还必须学会善待自己。首先,一日三餐定时定量,营养搭配均衡合理,不吃危害健康的食品。其次,动静结合,选择适合自己的文化体育项目,持之以恒,决不放弃。我们昆明知青王秀英、林福兰天天唱歌跳舞,李竹翠练习瑜加,韩宝兴、陈再祥练习太极拳,王基贤、李琼华经常和朋友郊游,张东海喜欢打乒乓球和桥牌,吕培根、李新民、杨国贤喜欢唱歌,大部分知青坚持步行,慢跑,到休闲广场跳健身舞。第三,不抽烟,少喝酒。第四,处好家庭、亲戚、邻里、朋友关系,始终保持有一个好心情。第五,预防胜于治疗。过去,小病熬成大病,实在坚持不了才会寻求医生的帮助。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们有更多的精力和意识去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了解和接受治未病。“花钱防病”目前正在被大家接受的过程中。第六,老了也要打扮一下自己,使自己活得潇洒一点。第七,助人为乐,积德行善,行为健康多长寿。原东风十二分场昆明知青李琼华想知青所想,急知青所急,热心帮助有困难的人,当她得知定居上海的昆明知青王庆芳患重病时,很快寄去人民币 1000 元。李琼华心怀坦荡、凡事为别人着想的善良品行、淡泊的心境是她身体健康的保证。第八,笑口常开,豁达乐观。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大多数来自心理压力。心理医生认为解决心理压力最为有效的办法,就是笑口常开。第九,勤动笔,多动脑,思维敏捷不痴呆。原东风十二分场昆明知青李琼华和原东风八分场昆明知青兰莲珍、吕培根,先后在上海知青《勐龙在线》开有自己的博客,她们发表了一些知青回忆文章,与东风四地知青保持密切联系,互通知青活动信息,成为昆明知青与京沪渝知青联络感情的平台。第十,鳏寡知青要有伴,异性伴侣才能维持人体阴阳平衡。第十一,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们都生活在大城市,城里人多、车多、事故多。我们必须增强安全意识,出行在大街小巷,前后左右要看清,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珍爱生命,从每一分钟做起。第十二,发挥余热,二次创业。知青退休后,有条件的自己当老板或帮人打工,也是一件使人高兴的事。原东风五分场机务队昆明知青吕祯自办卷烟机配件加工厂和原五分场五队昆明知青赵森主营挖机的公司都已初具规模,他们是昆明知青中先富裕起来的佼佼者。原五分场卫生所昆明知青王洪桥已在国际红十字会医疗队工作两年,现正在缅甸执行国际医疗救援任务。

  亲爱的知青朋友们,我们国家已经走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我们知青已经走出人生的“黑暗隧道”,我们国家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后知青时代的生活是幸福的。只要我们正确认识过去曾经的苦难青春,看清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形势,按照世卫组织提出的健康四大基石,即“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的科学养生方法,我们就能快乐过好人生旅途的后四十年,健康快乐 100 岁,自己少受罪,儿女少受累,节约医药费,造福全社会。

 

  ( 原东风农场五分场学校昆明知青 张东海执笔)

                                      2010 年 6 月 27 日

 

 

为“知青”正名
北京知青 葛元仁在“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座谈会上发言
 
 

 

  非常感谢在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朋友邀请我参加这个座谈会。刚才不少知青对我们知青退休后的生活提出了很多建议,我想,有一项工作是我们每个知青退休后都能够做,也应该做的。这就是把我们在那个特殊年代的政治环境中,用我们的青春和热血与恶劣的大自然进行拼搏的事实,把城市的文明生活方式带到农村去的事实写出来,让整个社会正视我们一千七百万知青为社会发展做出的贡献,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之所以提出为知青正名,是因为前一段时间里社会上一股为了否定建国 30 年所取得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甚嚣尘上的舆论中,“知青”问题成了政治斗争的砝码,一些文艺作品更是推波助澜,把那些当时就为广大知青所鄙视的个别知青的行为以巧妙的艺术手段在社会上扩散,使得整个社会对知青产生了不应有的偏见,极大的毁坏了我们一代知青为社会发展做出奉献的正面形象,歪曲了知青的历史,也引起了知青中的争论。使得在同一个战壕里吃苦受难,流血流汗的战友之间产生了不应有的分歧。所以在我们大多数知青都已经或即将退休的情况下,有时间,也有必要静下心来认真思考我们这一段经历,得出符合历史真实面貌的结论。

  现在对于知青问题的看法形形色色,有的人甚至用形而上学的逻辑推理方式得出:“文革”是错误的,被否定了。作为“文革”组成部分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也应该被否定。在一个被否定的错误指导下的知青的行为自然不会有好的社会效果。

  我个人认为,是否应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即从社会行为对社会产生的作用上去考察。

  没有人能够改变已经发生的历史,历史也没有“如果”。任何人只能在历史提供的舞台上导演形形色色的剧目。对一个群体的社会行为的评价也必须放到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去考察,也就是要采取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看看这个群体在当时的所作所为是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社会文明的发展,还是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社会文明的发展。不应以一时一地的个别情况、经历者的个人恩怨来考察一个群体的作用,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森林”,更不能“泼洗澡水时,连婴儿也一起泼了出去”。

  正像“文革”无疑是错误的,但是我们不能否定“文革”期间取得的各项科研成果,更不能否定为了这些科研成果而日以继夜工作的科研人员的劳动(其中众所周知的最典型的就是“东方红”人造卫星的成功发射和返回式卫星的成功回收)。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由于错误路线使得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开始了长征。但是长征仍然被誉为“工作队、宣传队和播种机”。因为“左倾”错误路线,我们的党组织在白区损失了 95% ,红区损失了 90% 。那些因为路线错误而牺牲的共产党人,仍然是我们所敬仰的革命烈士。

  在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不管是自愿去插队的,还是被迫去插队的;也不管你主观上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客观上广大知青都为社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首先,我们从社会财富的消费者,变为了社会财富的生产者,减轻了国家的负担。再者,因为广大的插队知青看到了中国的社会现状,了解了中国的国情,又经过艰苦生活的磨练,培养了坚毅的性格。所以他们又承受了“改革开放”初期所带来的阵痛,起到了社会稳定器的作用。《人民日报》出版社在上山下乡 30 周年的时候,出了一个光盘,叫“与共和国同行”,是张爱萍将军题写的。里面当记者采访回城后又下岗,在卖报纸,做裁缝,当保姆的几个女知青时,她们的回答是:过去插队时那么艰苦的生活都挺过来了,现在比插队时好多了,我们能够挺的住。这就是知青!顾全大局的知青!一些国家的改革失败,就是工人一失业就引起社会混乱,而中国却没有。这不能不说下岗的知青在其中起到了强大的社会稳定器的作用。第三,知青们把城市的文明生活方式,先进的理念带到了农村,影响和不同程度的改变了农村落后的思想观念,为后来的农村改革奠定了思想基础,至少起到了启蒙的作用。大批的知青担任了民办教师,不少知青担任了大、小队干部,在普及农村教育,生产管理,科学种田上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插队时候的情景,自己认为是普普通通的行为却引起的老乡们的惊叹,甚至争相学习。这样的具体例子不胜枚举。

  这些就是我们“全国知青是一家”和“知青情结”的基础所在。没有了这个基础,就不可能有什么“一家”的概念,也不会有什么“知青情结”。

  所以我们知青不要妄自菲薄,应该清楚的看到,红军、八路军、解放军、志愿军为了新中国的建立流血牺牲,为社会的发展做出了奉献,受到了社会的尊重。我们一千七百万知青为了新中国的建设同样流血流汗,付出了青春年华,也同样应该受到社会的认可。只有恢复了知青应有的社会政治地位,目前知青存在的问题才能引起重视,获得解决。

  “我们要相信群众,我们要相信党, 这是两条基本的原理,怀疑这两条原理 , 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只有作为群众的知青,我们相信自己,把当年为了社会发展所做的奉献都写出来,相信党和政府一定能够给予解决。

  谢谢大家!

  (整理稿)

                                 2010 年 6 月 27 日

 

我心中的知青
刁光明在“情系勐龙 相聚世博”座谈会上发言
 
 
 


 


  今天能够参加勐龙情深,相聚世博,四地知青的关于后知青生活的座谈会,感到非常荣幸。

  第一句话就是要感谢,真诚地感谢知青对我的关怀,我从 6 月 1 日起 离开农场,在昆明、重庆、上海受到了知青的接待,这是知青对我的友谊,四十年前留下的情结,确实令我感动。四十年前,你们在当时全国上下一片红,特别是在 69 年 70 年后,你们离开了父母,离开了亲人,离开了家乡,来到了云南东风农场,东风农场从当时的 6 个分场发展到 12 个分场和几个直属单位,我从内心来讲,没有知青就没有东风农场,没有东风农场就没有橡胶产业。当年知青大批离开农场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失落。刚才有位知青发言说要给知青正名,其实在我的心里早就给知青正名了,你们是一批有理想有抱负有作为的青年一代,你们把青春留给了农场,你们为东风农场作出了贡献,为我们老工人作出了榜样,我们老工人经常以你们知青的榜样来教育我们的后代,我心中的知青就是这样的知青,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这么好的东风农场,农场的发展经过了多重磨难,现在农场又要经历重大的转折, 6 月 29 日 ,农场和地方签约,农场要全部交给地方管理,你们知青留下的财富要成为地方产业了。今后农场不存在了,我们老工人还在,欢迎知青朋友们常回家看看,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李林妹根据录音整理)
                                   2010 年 6 月 27 日

 

 
 
 
 
 
 
 
 
 
 
 
 
 
 
 
 
 
 
 
 
 
 
 
 
 
 
 
 
 
 
 
 
 
 
 
 
 
 
 
 
 
 
 
 
      【返回专题活动】                                                   【关闭窗口】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guo@hotmail.com